苏州市评弹团
评弹史话
当前位置:首页>评弹史话>苏州评话>苏州评话

苏州评话

苏州评话是以苏州方言徒口开讲表演的传统曲艺说书形式,流行于江苏南部和浙江北部,包括上海大部的吴语地区;通常与苏州弹词合称"苏州评弹"。苏州评话俗称"大书"。

历史渊源

苏州评话来源于唐代的说话、宋代的讲史和元明的平话,流传南方后与吴语结合遂形成了苏州评话,当在明末清初。清代剧作家李玉的《清忠谱》第二折《书闹》中,描述了明末清初苏州说书中演说《岳传》的情景,有表,有白,有类似赋赞的韵文,和如今的苏州评话相同。明末清初的著名评话艺人柳敬亭,曾在苏州及其附近一带说书,与苏州评话有密切的渊源关系。清代中叶,苏州评话逐渐进入鼎盛时期;在咸丰、同治年间,出现了说《水浒》的姚士章等评话名家。之后,又涌现了黄兆麟、杨莲青、许继祥、蒋一飞、张玉书、吴均安、朱少卿、吴子安、张鸿声、唐耿良、顾宏伯、潘伯英、曹汉昌、杨震新、金声伯、张国良、胡天如、吴君玉等诸多名家响档。

艺术特点

苏州评话是用江苏苏州方言讲故事的口头语言艺术。其语言由说书人的语言和故事中人物的语言两部分组成,而以前者为主。它是讲故事,而不是演故事。表和白以散文为主,只说不唱。但也有用作念诵的一小部分韵文,包括赋赞、挂口、引子和韵白等。赋赞用以描景、状物和渲染、烘托人物的心理状态及性格特征。挂口是人物的自我介绍。引子是说书人的书情介绍或点题。韵白是韵文的表或白,或铺叙情节,或总结前段书情。

表现方式

苏州评话,俗称"大书",兼融叙事和代言为一体。叙事为说书人的表叙,代言为书中人物的表演,称为"起脚色"。评话多为一人独说(单档),偶亦有两人为双档的。演出注重说噱,并对人物事件评点议论,以史料时事穿插印证。演员凭一把折扇、一块醒木、一块手帕为道具,只说不唱,边说边演;传统书目的内容上多以帝王、将相、公案、武侠为开讲的题材,如《三国》《隋唐》《水浒》《岳传》《英烈》等。长篇开讲(档期可为半月至一月)是苏州评话最基本的艺术载体和演出形式。

评话的表演包括"手面"和"面风"。这种动作和表情,也分说书人的和故事中人物的两大类。说书人的动作和表情,是解释性的,并用以表达说书人的喜怒哀乐和爱憎态度。故事中人物的动作和表情,由说书人用故事中人物的语言,包括语音和语调来讲话,叫做"起角色"。起角色是对故事中人物的模仿、诠释、演绎,而不是演员直接以故事中人物的面目出现,"登场面依然我"。说书人在书台上,是以演员和角色双重身份出现的,即所谓的"跳进跳出"。这和戏曲表演有着本质的区别。

评话的演出,因演员的说法、语言、起角色等方面的不同特色,形成了不同的风格和流派。如有的演员说法严谨,语言经反复锤炼后基本固定,叫作"方口"。有的随机应变,舌底生花,善于即兴发挥,适应不同的听众而随心变化,叫作"活口"。有的演员说表语如联珠,铿锵有力,为"一口干"或"快口"。相反,则为"慢口"。有的演员以说表见长,少起角色,则为"平说"。有的以起某个角色见长,如有"活关公"、"活周瑜"、"活鲁智深"等美称。

继承发展

苏州评话的"说法"改革,评话界曾经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评话要姓"评",要以说为主,要讲究语言的通俗、生动、风趣,有时代色彩。一种认为,要以演为主,要充分运用各种书坛上的艺术手段:如说、噱、演、手面、开打、角色、方言、八技,以及扇子、醒木、手帕、茶壶、茶杯、话筒等。要立得多,坐得少;演得多,表得少;动得多,静得少。这两种改革意见,经过实践,大体形成了两种新的"说法"特色:

一种是根据听众新的审美心理,革新"说法",老书新说,常说常新;保持和发展"戏派"评话表演艺术,说、演并重。用生活化的语言和贴近生活、贴近时代、贴近社会的穿插,通俗生动地使传统书目既有历史感又有时代感;善于抓现场"小卖"元素,使听众在艺术欣赏过程中愉悦身心。

一种是在评话表演中加"情"的因素,做到"情"、"劲"交融。在矛盾冲突中以韵白、官白、表演、角色的行动等着重抒发人物的感情;还包括以环境氛围的铺叙渲染来作用于人物内心的刻画。同样注重"小卖"的穿插运用来调节气氛。从而使听众如临其境、如闻其声,增强艺术欣赏的立体感。


苏州评弹团微信二维码
友情链接:     上海评弹团     苏州政府采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