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市评弹团
评弹史话
当前位置:首页>评弹史话>苏州弹词>苏州弹词

苏州弹词

苏州弹词是用苏州方言说唱相间的传统曲艺说书形式,流行于江苏南部和浙江北部,包括上海大部的吴语地区;通常与苏州评话合称"苏州评弹"。苏州弹词俗称"小书"。

历史渊源

苏州弹词源自唐代的变文、宋代的陶真和元明的词话,比苏州评话成形略晚。但到了清乾隆时期,苏州弹词已十分流行。相传当时的弹词名家王周士在乾隆皇帝下江南时曾御前弹唱,被钦赐"七品书王";之后遂发起成立了苏州评弹历史上第一个行会组织——光裕社。乾隆、嘉庆道光年间,有陈遇乾、毛菖佩(一说为姚豫章)、俞秀山、陆瑞廷(一说为陆士珍)"四大名家";咸丰、同治年间,又有马如飞、姚士章、赵湘舟、王石泉"后四名家";随着时代社会的发展,此后各个时期又出现了许多卓有成就的名家响档。

艺术特点

苏州弹词在体裁上为散文和韵文相结合,并以叙事为主,代言为辅。以"说、噱、弹、唱"为主要艺术手段,说表技巧也有火功、阴功、方口、活口等不同风格。表演上也借鉴了传统戏曲中各种行当的程式,而近现代书的人物塑造则更趋生活化。其唱词以七言律诗为基础,对平仄、韵辙有相应的规定;如内容需要可加衬字;另有部分的三言、五言与七言镶嵌使用,这在弹词唱段中较为常见。曲式上为基本调反复体,部分流派唱腔兼有板腔成份,所用曲牌也多为单曲反复体,有助于人物刻画的个性化。乐器以三弦、琵琶为主,也有增加二胡、阮等为陪衬的。

在早期的评弹书坛上,盛行的是由七言上下句为基础的自由反复的演唱形式。据《霓裳续谱》记载,乾隆时期的"弹黄调 "即如古诗吟唱,日后的弹词书调由此演化而来。弹词声腔流派以姓命调——最早出现的为乾隆年间陈遇乾的"陈调"、嘉道年间俞秀山的"俞调"和同光年间马如飞的"马调"。在此基础上,革新繁衍出小阳调、魏调、周调、徐调、沈调、薛调、祥调、蒋调、张调、严调、祁调、杨调、丽调、琴调、侯调、尤调、香香调、小飞调等二十多种声腔流派。

表现方式

苏州弹词的演出形式多以两人双档(也有一人单档或三个档)说唱,两位演员分为上下手,上手用三弦,下手用琵琶,有说有唱,说唱相间;传统书目的内容上也多以社会市井生活和青年男女爱情为演绎的载体,如《珍珠塔》《玉蜻蜓》《三笑》《落金扇》《双珠凤》《大红袍》《描金凤》《白蛇传》《十美图》《杨乃武》《西厢记》《啼笑因缘》等(如今还经常演出的传统长篇书目仍有三十多部)。长篇说唱(如连续剧式的,档期可为半月至一月)是苏州弹词最基本的艺术载体和演出形式;此外,还有在正书之前奉送的弹词开篇(时长约8~10分钟)、独立成章的短篇折子(时长约30分钟)、精到完整的中篇弹词(时长约200分钟)以及由演员作反串戏曲式表演的评弹书戏(以时长约30分钟左右的单本剧为多,偶有全本大型书戏)。 

继承发展

至上世纪初,评弹艺术不仅在她的发源地苏州,树大根深,长盛不衰;同时将演出的地域范围拓展到了上海,这更为评弹的发展提供了更大的施展平台。诸如魏钰卿、夏荷生、徐云志、周玉泉、沈俭安、薛筱卿、蒋如庭、朱介生、朱耀祥、赵稼秋、刘天韵、杨仁麟、蒋月泉、张鉴庭、严雪亭、杨振雄、姚荫梅、徐丽仙、朱雪琴、周云瑞、魏含英、侯莉君、尤惠秋、王月香、薛小飞等一代又一代艺术家们为了适应时代的变迁和听众审美情趣的变化,或通过书目内容的的改编创作;或通过书台表演的形式更新,或通过推陈出新树立自己的流派唱腔,以各种努力来满足听众的精神需求,引领新老听众的文化审美,促进了评弹表演艺术的不断丰满和崭新发展,同时也赢得了自身的社会经济地位,更增强了苏州弹词艺术的感染力和生命力。

苏州弹词是用苏州方言说唱相间的传统曲艺说书形式,流行于江苏南部和浙江北部,包括上海大部的吴语地区;通常与苏州评话合称"苏州评弹"。苏州弹词俗称"小书"。

历史渊源

苏州弹词源自唐代的变文、宋代的陶真和元明的词话,比苏州评话成形略晚。但到了清乾隆时期,苏州弹词已十分流行。相传当时的弹词名家王周士在乾隆皇帝下江南时曾御前弹唱,被钦赐"七品书王";之后遂发起成立了苏州评弹历史上第一个行会组织——光裕社。乾隆、嘉庆道光年间,有陈遇乾、毛菖佩(一说为姚豫章)、俞秀山、陆瑞廷(一说为陆士珍)"四大名家";咸丰、同治年间,又有马如飞、姚士章、赵湘舟、王石泉"后四名家";随着时代社会的发展,此后各个时期又出现了许多卓有成就的名家响档。

艺术特点

苏州弹词在体裁上为散文和韵文相结合,并以叙事为主,代言为辅。以"说、噱、弹、唱"为主要艺术手段,说表技巧也有火功、阴功、方口、活口等不同风格。表演上也借鉴了传统戏曲中各种行当的程式,而近现代书的人物塑造则更趋生活化。其唱词以七言律诗为基础,对平仄、韵辙有相应的规定;如内容需要可加衬字;另有部分的三言、五言与七言镶嵌使用,这在弹词唱段中较为常见。曲式上为基本调反复体,部分流派唱腔兼有板腔成份,所用曲牌也多为单曲反复体,有助于人物刻画的个性化。乐器以三弦、琵琶为主,也有增加二胡、阮等为陪衬的。

在早期的评弹书坛上,盛行的是由七言上下句为基础的自由反复的演唱形式。据《霓裳续谱》记载,乾隆时期的"弹黄调 "即如古诗吟唱,日后的弹词书调由此演化而来。弹词声腔流派以姓命调——最早出现的为乾隆年间陈遇乾的"陈调"、嘉道年间俞秀山的"俞调"和同光年间马如飞的"马调"。在此基础上,革新繁衍出小阳调、魏调、周调、徐调、沈调、薛调、祥调、蒋调、张调、严调、祁调、杨调、丽调、琴调、侯调、尤调、香香调、小飞调等二十多种声腔流派。

表现方式

苏州弹词的演出形式多以两人双档(也有一人单档或三个档)说唱,两位演员分为上下手,上手用三弦,下手用琵琶,有说有唱,说唱相间;传统书目的内容上也多以社会市井生活和青年男女爱情为演绎的载体,如《珍珠塔》《玉蜻蜓》《三笑》《落金扇》《双珠凤》《大红袍》《描金凤》《白蛇传》《十美图》《杨乃武》《西厢记》《啼笑因缘》等(如今还经常演出的传统长篇书目仍有三十多部)。长篇说唱(如连续剧式的,档期可为半月至一月)是苏州弹词最基本的艺术载体和演出形式;此外,还有在正书之前奉送的弹词开篇(时长约8~10分钟)、独立成章的短篇折子(时长约30分钟)、精到完整的中篇弹词(时长约200分钟)以及由演员作反串戏曲式表演的评弹书戏(以时长约30分钟左右的单本剧为多,偶有全本大型书戏)。 

继承发展

至上世纪初,评弹艺术不仅在她的发源地苏州,树大根深,长盛不衰;同时将演出的地域范围拓展到了上海,这更为评弹的发展提供了更大的施展平台。诸如魏钰卿、夏荷生、徐云志、周玉泉、沈俭安、薛筱卿、蒋如庭、朱介生、朱耀祥、赵稼秋、刘天韵、杨仁麟、蒋月泉、张鉴庭、严雪亭、杨振雄、姚荫梅、徐丽仙、朱雪琴、周云瑞、魏含英、侯莉君、尤惠秋、王月香、薛小飞等一代又一代艺术家们为了适应时代的变迁和听众审美情趣的变化,或通过书目内容的的改编创作;或通过书台表演的形式更新,或通过推陈出新树立自己的流派唱腔,以各种努力来满足听众的精神需求,引领新老听众的文化审美,促进了评弹表演艺术的不断丰满和崭新发展,同时也赢得了自身的社会经济地位,更增强了苏州弹词艺术的感染力和生命力。

建国以后,除继续致力于长篇新书目的创作外,中短篇评弹形式的出现更激起了整旧创新的高潮。上海团首开先河,推出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之后的各个历史时期,江浙沪评弹界相继推出了《罗汉钱》《三打白骨精》《林冲》《老地保》《三约牡丹亭》《厅堂夺子》《大生堂》《晴雯》《芦苇青青》《真情假意》《颠倒主仆》《普通党员》《白衣血冤》《老子折子孝子》《新琵琶行》《谁是最美的人》《蔡锷与小凤仙》《孙庞斗智》《雨过天晴》《大脚皇后》《风雨黄昏》《雷雨》《绣神》《约会》《南塘绝恋》《聚宝盆》等。

建国以后,除继续致力于长篇新书目的创作外,中短篇评弹形式的出现更激起了整旧创新的高潮。上海团首开先河,推出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之后的各个历史时期,江浙沪评弹界相继推出了《罗汉钱》《三打白骨精》《林冲》《老地保》《三约牡丹亭》《厅堂夺子》《大生堂》《晴雯》《芦苇青青》《真情假意》《颠倒主仆》《普通党员》《白衣血冤》《老子折子孝子》《新琵琶行》《谁是最美的人》《蔡锷与小凤仙》《孙庞斗智》《雨过天晴》《大脚皇后》《风雨黄昏》《雷雨》《绣神》《约会》《南塘绝恋》《聚宝盆》等。


苏州评弹团微信二维码
友情链接:     上海评弹团     苏州政府采购网